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江西五村庄因重金属污染搬迁土壤含镉超标30倍杨梅

发布时间:2020-10-18 19:30:44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江西五村庄因重金属污染搬迁土壤含镉超标30倍

贵溪市苏门村,几万吨重金属尾矿堆放在农田上。

74岁的刘之敏搬离居住了一辈子的老宅时,没有一丝眷恋。

在历经十余年抗争后,包括刘之敏在内,夏家村村民在2013年初等到了理想的结局:江西省新余市政府决定以重金属污染防治名义搬迁五座村庄,夏家村名列其中。

夏家村紧邻新余市最大的企业——新余市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厂区。而在两侧,还分布着大唐发电厂和双强化工厂。新余市三家污染企业,把夏家村围困在一个三角之中。

“喝的井水,红褐色的,和洗矿的水一个颜色。”在刘之敏看来,每口喝下去的水都让他不安。

不惟新余市,江西省其他县市的农民已经或即将踏上背井离乡之路。据报道,鹰潭、新余两市已有16个村整体搬迁,涉3850余人。上饶等其他城市也正在计划搬迁行动。

这是江西省雄心勃勃的重金属污染治理行动,也是省委主要领导提出建立“美丽中国”实验区的举措之一。这个著名的有色金属省份已在抚平污染“伤疤”。

在长期研究环境治理的学者廖晓勇看来,在重金属污染治理史上,整村搬迁的治理模式非常少见,“基本上都是企业搬迁”。覆盖全省的重金属避难行动更加罕见。

厂中村前传

依然坚守在西坵村的刘成虎家,正对着新钢烧结厂不停冒白烟的两根烟囱。由于认为安置补偿太低,他成了西坵村目前唯一的钉子户。

西坵村在2011年被列入新余市重金属污染防治搬迁的第一批计划,刘之敏的夏家村则是2013年的第二批计划。

刘成虎家与厂区围墙相距不到十米。唯一通往外界的路,也是烧结厂运输车辆的必经之道,经年累月的煤灰、矿渣掺杂在大大小小的路面水洼中,油光发亮。

在新余当地,这两座村庄共享一个独特的称谓——厂中村。

村庄被高炉、矿渣、车间团团包围。村民们要上街,必须穿越工厂。每天,他们从钢铁厂进进出出,就在钢铁厂内生活,甚至不少人的耕地仍位于厂区内。

这是半个世纪之前留下的中国困局。

1958年国家提出“以钢为纲,全国跃进”的方针,全国迅速形成了全民炼钢高潮。当年11月5日,在新余一片刚刚收割完的稻田里,当地为两座炼钢高炉举行了一个简单而热闹的开工典礼。附近村民并未意识到,稻田里的炼钢炉日后会成长为江西最大的钢铁企业。

随着时间推移,厂房侵占越来越多的耕地,但村庄依然被保留在原地。新余市渝水区袁河街道办事处向南方周末记者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38个自然村散落在新余钢铁公司周边。被团团包围的村庄,“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

在江西多地,厂中村成了计划经济时代遗留下的痕迹。南方周末记者在另一城市贵溪市的贵溪冶炼厂(以下简称贵冶厂)周边村庄采访时,苏门村一位老人透露,“选址时就在我们村画了一个圈”。贵溪冶炼厂归属江西最大企业江西铜业集团,苏门村与贵溪冶炼厂仅一墙之隔。

与新余钢铁厂类似,“像江铜这样的大企业,当初建厂的时候就没有考虑园区式的发展,设计就有问题。导致企业和村庄交织在一起。所以造成了既成事实的污染。”周静分析道。他供职于中科院南京土壤所,1990年代至今,他一直在贵溪冶炼厂周边做科研工作。

与重工业为邻的后果逐渐显现。早在2007年初,环保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对苏门村土壤检测后发现,大多数取样点的土壤中铜、锌、铅、镉、砷的含量均高乎寻常,部分地区含镉超标30倍。

据媒体报道,目前江西省9个市、18个县、41个自然村,约2.2万人受到重金属污染。

苏门村的检测结果最终变成了当年《人民日报》一篇批评性报道。江西省政府迅速召开协调会议,要求苏门村整体搬迁。

这项耗资3.1亿元的项目,可能是江西最早的重金属污染搬迁工程。

然而,整村搬迁阻力重重,当地政府认为耗资过大。直到两年后,当时的江西省委主要领导再次批示:“可采取断然措施进行治理,积极组织尽快搬迁。”苏门村等三村搬迁工作才纳入政府规划。

周静比较认同这种搬迁村庄的治理模式。“贵冶厂的负责人和我们也有很多争执,想要做到零污染。我就和他们说,绝不可能做到零污染。只能尽量减少控制。”

工厂搬迁也是设想之一。“但是贵冶厂很难搬迁。后来政府下了决心,让村庄进行搬迁。另一方面,冶炼厂也想扩大规模。”周说。

而对于贵冶厂附近村民而言,搬迁显得有些突然。当时村民的原始诉求是控制污染源。但安土重迁的传统情结并非最大障碍。“我们想搬,又不想搬。”一位村民说,“想搬,是因为从健康考虑,这里确实不适合生活。不想搬,是因为政府答应的搬迁条件太低。”

台州黄岩现代医院

治疗牛皮癣有哪些

陕西西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