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清洁工上班时与人相撞造成急性特重颅脑损伤

发布时间:2020-06-30 18:09:10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年逾半百的黄正花身体健康,手脚勤快,到漳州市玉辉彩印有限公司做清洁工。2008年6月30日上午11时,黄正花打扫完车间卫生后走出车间,与正要进车间的方少昌撞个正着,跌倒在地,被送到漳州市医院住院治疗131天,出院时诊断为“急性特重颅脑损伤”等,经鉴定属植物人状态,为一级伤残。

在黄正花住院治疗期间,黄正花的儿子代其向漳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2008年9月22日,漳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以黄正花“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不属于工伤范围”为由不予受理。

2009年1月5日,黄正花以漳州市玉辉彩印有限公司为被告,方少昌为第三人向芗城区法院起诉,要求漳州市玉辉彩印有限公司承担雇员受害赔偿责任,具体要求医疗费216455.42元、护理费120384.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620元、营养费32468.31元、继续治疗费280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2620元、交通费4990元、残疾赔偿金109341.6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合计566879.43元。

漳州市玉辉彩印有限公司认为,1、雇主责任应该参照工伤的标准进行赔偿,不能按照民法通则的规定进行赔偿。2、黄正花与方少昌相撞,属于混合过错,双方均有重大过失,两人应共同分担人身损害的民事责任。

法院认为,由于雇主不是直接侵权人,雇主责任不包括精神抚慰金,即黄正花主张的精神抚慰金不能支持,认定黄正花因该事故所造成的总损失421304.61元。另由于黄正花与第三人相撞导致人身受损,系意外事件,黄正花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鉴于黄正花在行走时没有尽到基本的注意安全义务,对损害发生有过失,可以减轻赔偿雇主的赔偿责任,基于劳资双方利益考虑,雇主承担雇员80%的赔偿责任,即421304.61元。法院作出判决漳州市玉辉彩印有限公司赔偿原告损失337043.68元。一审宣判后,原告不服提出上诉。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维持原判的判决。漳州市玉辉彩印有限公司根据生效的判决书支付原告全部赔偿款。

漳州市玉辉彩印有限公司聘用黄正花为公司保洁员时,因黄正花已过法定退休年龄,不属工伤保险参保范围。2008年3月4日,漳州市玉辉彩印有限公司为原告等人向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漳州市分公司投《团体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单》及附加《意外伤害医疗保险》,保险单中主要内容:被保险人一级伤残的保险金额60000元,医疗费用保险金额5000元,保险期间自2008年3月4日起至2009年3月3日止;第一受益人为漳州市玉辉彩印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赖锦辉等条款。

黄正花向芗城区法院再次提起诉讼,要求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漳州市分公司支付意外伤害残疾保险金60000元及意外伤害医疗保险金5000元合计65000元。法院依法追加漳州市玉辉彩印有限公司和赖锦辉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

原告认为,原告因意外致残,被告应支付意外伤害保险金给原告。第三人不能因为投意外伤害保险,就能免除为员工购买工伤保险的责任。虽然其已经获得雇员受损害赔偿金,但这是雇主应为雇员提供的保障。

漳州市玉辉彩印有限公司和赖锦辉认为,(1)黄正花发生意外后通知了保险公司,并要求保险公司支付保险赔偿金及意外伤害医疗费,因保险公司未能及时理赔,作为雇主已支付给雇员超过保险赔偿金后,保险公司应当将保险金支付给合同特别约定的受益人。(2)企业作为团体保险的投保人,目的是为承担雇主责任后减轻企业负担,以及在雇主没有承担雇主责任情形下对受害雇员的救济。原告既然选择雇主承担责任,现雇主已承担了责任,则无权再要求保险金。由于聘用黄正花时,黄正花已过法定退休年龄,属不纳入工伤保险参保范围人员。为了在承担雇主责任后减轻企业负担,作为雇主才为雇员黄正花购买聘期内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符合国务院法制办国法秘函[2005]310号对《关于重新进入劳动生产领域的离退休人员能否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请示》的复函中“有条件的聘用单位在符合有关规定的情况下,可为聘请的离退休专业技术人员购买聘期内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的精神。

芗城法院认为,首先,漳州市玉辉彩印有限公司聘用黄正花为公司清洁工时,因黄正花已过法定退休年龄,无法纳入工伤保险参保范围,作为雇主为原告购买团体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目的是为了减轻雇主负担,非雇主为雇员支付的福利。其次,黄正花是在从事雇佣活动延伸状态与他人相撞受伤,原告受意外伤害可以向直接侵权人要求承担责任,也可以要求雇主承担责任。既然原告选择了雇主承担责任,在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雇主所投的意外伤害保险则应归雇主享有。再次,从2009年10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投保人为其有劳动关系的劳动者投保人身保险,不得指定被保险人及其近亲属以外的人为受益人”,其目的是为了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而修订前的保险法第六十一条中并无此规定,在雇主已经承担了雇主责任的前提下,黄正花的权益得到保护,所以雇主为雇员投的意外伤害保险金应当归雇主享有。因此黄正花不能再主张获得本案的保险金,判决驳回原告黄正花对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漳州市分公司的诉讼请求。宣判后,黄正花不服判决,向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判决并无不当,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张浩群

TypeScript 生成器(Generator)丨慕课网教程

MyBatis foreach丨慕课网教程

JavaScript DOM与事件丨慕课网教程

16 C 语言中的三目运算符丨慕课网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