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前美丽说无线事业总经理胡嵩回应攻击者我和美丽说必须澄清的事实

发布时间:2020-07-21 10:02:30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今天早上,一封自称美丽说前员工的爆料信同时发往几家接受“投稿”的科技媒体。信的标题是“美丽说的昏庸,徐易容的卑劣”。一时之间在网上流传。(BTW,虎嗅忽略了这封带有隐私攻击、看上去就是走捕风捉影路线的匿名投稿)

前几天,网上流传的另一则传言是,美丽说前市场总监邵慧颖因接受商业贿赂而被开除,甚至还有徐易容联手邵“一起捞钱”的说法。此说受到邵本人的否认。

传言纷纷反映出美丽说正受到的内外压力。美丽说蘑菇街等流量受到阿里淘宝的拦截、打压是不争之实。据亿邦动力网讯,阿里巴巴与百度重启广告合作,签订近2亿的合作框架覆盖大量关键词。其中,美丽说、蘑菇街等关键词也被阿里巴巴一并买入。

这两年,美丽说正在纯导购网站向社区转型。成功与否,有待观察。我们欢迎理性的商业讨论,少点无聊的人身攻击。

在那封攻击匿名信发布之后,信中提到的上周刚离开美丽说的前美丽说无线事业总经理胡嵩发布文章,澄清匿名信中诸多不实之处。如下:

我和美丽说必须澄清的事实

文/胡嵩

一大早微博微信上各路朋友就发来消息关心我的去向,好心的朋友还发过来链接,打幵一看原来是一封关于美丽说的语无伦次、文风下作的匿名信。里面报了不少捕风捉影的麻辣猛料 ,顺带把我也捎了进去做了一下陪衬。

是的,我已经于上周五离开了美丽说,作为一个离职员工,我的身份比较适合站出来说两句公道话。

该匿名信文中极尽夸张扭曲之能事,但是各种细节上漏洞百出:

1、“前市场总监商业受贿确有之,而且数目不菲,但这并不是其离职的主要原因:其原本为揺篮网市场助理普通员工一职”。

姑且不论受贿之事毫无实据。事实上前市场总监邵慧颍在加入美丽说之前任揺篮网的高级市场经理,这个任职经历很容易得到验证。她在美丽说也是历练一年后才任 市场总监,文中刻意贬为“市场助理普通员工”,就是为了突出易容对她的快速提拔而导出两人的“非比寻常的关系”么?

2、“该市场总监在公司的地位可谓是一人之下,所有人之上,完全不受财务等部门的监督”。

美丽说融资数轮,尤其是后两轮的金额不菲,投资人在融资之前是要做DD的,怎么可能一个“市场投放完全不受财务等部门的监督”的公司能获得资本圈最聪明的 头脑的认可呢? 事实上美丽说的市场投放百分之百的受到技术部数据组和财务的双向监督,每一笔投放都会有技术人员跟踪其转化率、留存率和用户获取成本,这些数字每天晨会我 们都会去对,转化和留存1个点的波动都会引起深入的探讨。投放的数据监控平台我是参与设计的,每天晨会关于市场投放的讨论,我作为无线负责人 也是列席的,就是不知道这位匿名作者当时在干嘛?

3. “但后期由于徐易容及其龟毛的管理方式让王新米压力极大,经常失眠并在半夜哭醒,胡实在是心疼妻子另外的确也想换个新环境发展,自愿降薪平职加入美丽说”

这位写匿名信的同学,你是在我家装了摄像头了吗?连我老婆半夜哭醒你都知道?这种小报的写法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吧。

我加入美丽说的原因,是非常看好美丽说的发展,一直到现在我也仍然看好。在加入的那天我就对易容说:“易容,我的最终打算是想创业,来美丽说希望踏实做两年,学到一些东西。”一开始易容打算让我做技术总架构师,后来发现无线正在快速起来,于是着手组建无线事业部。

4. “后期徐易容从其妻子百度产品技术副总裁王梦秋处,挖来产品高级经理万维雅担任公司产品副总裁,先让胡与王向万维雅汇报,今年年初招来前金山云产品总监李建辉替代了胡的位罝,美其名曰让胡去负责公司的迎新事业部,其实胡只是光杆司令一个,截止到今年5月份无线产品进度缓慢有被逛淘宝和蘑菇街超出之势,而且李建辉接受不了徐易容的低级管理方式,主动提出离职,徐易容无奈之下有意让胡重掌无线的大旗,可惜胡已完全看清徐的真实嘴脸,并没有答应徐并适时提出离职"

这一段至少错了三处,a.我在美丽说和维雅是平级都是VP,我没有向维雅汇报 b.李建辉是无线产品总监,不可能替代我的位置 c.我后续负责的是前瞻业务,没有什么“迎新事业部”这么搞笑的设置。

既然有人拿我的职务变动说文章,那就把这个调整的来龙去脉讲清楚吧:我在11年10月份到12年12月份期间的负责美丽说无线的技术产品市场,这期间无线发展很快,主要还是要归功于美丽说的大方向正确,而无线的总盘子正在快速増长,到了12年10月份,我和易容都认识到无线才是未来,因此公司总体的战略方向需要向无线倾斜,无线事业部的组织架构方式,会产生一个很自然的负面作用,就是其他职能线上的同事对无线的重视度会降低,因此从公司层面来讲,把无线提升到公司整体战略高度,让咅个职能线都向无线倾斜是最明智的选择。

在这个前提下的一系列调整,把技术、产品、市场团队合并到相应的职能线上是顺理成章的,对于我个人的发展而言,由于我本人是想创业的,希望更全面的锻炼自己的业务能力,因此不想再回到职能线上发展,结合我的特点,易容提供的机会是做创新业务,寻找新的増长点,算是内部创业吧。

像这封匿名信的作者估计马上会跳出来,说这不就是“过河拆桥” “卸磨杀驴” “薄情寡义”,我只能说这么想的人根本就没想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如果我要的是一个高位罝,能管很多人,看起来管一大摊事儿,那我根本没有必要从百度出来,在美丽说职能线上易容也愿意offer给我这样的机会,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经过半年左右的摸索,我越来越明确自己的创业想法,可能与美丽说的主线业务不能形成很好的配合,因此最终还是决定出来独立寻找方向,这就是我离幵美丽说的始末。

5.“董事会问题,徐易容在公司内部四处宣扬,董事会都是一群傻瓜,能够被美丽说接纳是这些投资者的福分。关于员工,徐易容称员工为孙子或是傻逼,经常挂在嘴边的是凭什么让那群孙子逍遥自在,这帮傻逼轻松了,美丽说就倒了,所以发起百日计划脑残的强制加班的办法,使整个公司流失了不少核心员工”

关于董事会,美丽说的董事会都是投资界的精英,易容不管是公幵场合和私下对董事们都是非常尊敬的,我从来没有从他嘴里听到过不敬之语。

关于员工,所有做过管理的人都知道,团队大了都会有分层,美丽说在12年经过了快速的人员膨胀,的确有少部分人是不能胜任的。易容对大部分能胜任,和top优秀的员工是非常NICE的,有时候我都觉得是过于NICE,但对不能胜任,拖后腿的那15%,是毫不留情面的,这也是身为管理者应该做的事情。

6. “美丽说可以说是百度的后花园”

美丽说是不是百度的后花园?美丽说的确有大量百度背景的员工,但这在业界看来都是非常正常的,腾讯出来的人幵公司大量用腾讯员工,阿里的人出来大量用阿里的员工。对于大公司而言,每年百分之十几的新陈代谢,出来就是好几千人,这些人找机会自然会找比较熟悉的人幵的公司,这本是无可厚非。据我所知,易容从来没有主动的去挖百度的某某某,都是确知该人已经提离职了,才会与她/他接触。梦秋是我的老上司,为人非常正直,光风霁月,她绝无可能做出违反职业道德的事情。

7.“近半年来公司近十名管理层由于不认可其卑劣的管理方式而愤然离职

美丽说CEO助理:原KPCB的CEO助理荣华离职

美丽说创意总监:原开心麻花编剧张蔚萌离职

美丽说公关总监:原百度公关高级经理李敏离职

美丽说市场总监:原揺篮网市场助理邵慧颖离职

美丽说品牌总监:原7K7K品牌副总裁付菲离职

美丽说BD总监:原微软MSN市场高级经理范以杉离职

美丽说无线总监:原金山云产品总监李建辉离职

美丽说无线事业部产经理,原百度无线轮值委员会主席胡颂”

罗列的这一大段离职真是让人触目惊心,但是知晓内情的人看了却又嘀笑皆非,前面两位,荣华、张蔚萌是去年年初就离职了,而且两位都是经理级,荣华是CEO助理兼管行政 ,和她之前在KPCB的工作职责是一样的,张蔚萌是市场经理 ,主管创意传播,哪来的创意总监一职?

李敏也是去年年初离的职,主要还是个人发展的原因,和我一样被无辜被拉进来凑数了。

我在这里又莫名其妙变成“产经理” 了,连名字都被写错了,唉。

我所知道的易容

易容是业界著名的连续创业者,他也是我所认识的人里面最勤奋、最坚韧、最具有产品洞察力的人,是我极少数真心佩服的人。他在创业之前是IBM中国最年轻的科学家,更早一些时候师从数据挖掘的祖师Rakesh Agrawal。创业前确实没有太多的团队管理经猃,但是从05年创建抓虾以来,他一直在管理的一线磨练带团队的能力。易容为人真诚,有时候被我们批评过于真诚,有时候商务谈判或在面对潜在竞争对手的时候, 他也是实话实说,但这就是他的个性,因为真诚,他也极富感染力,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前百度、微软的牛人会真心追随他。

创业这8年来,易容一路风雨兼程,作为认识他8年的老朋友,看到他两鬓的白发和额头的皱纹,有时候我都忍不住问他,这样拼命值不值得。在我两年前对他说我要创业的时候,他曾经这么对我说:“如果美丽说创业失畋了,我还会再来一次 ,即使这一辈子我一直失败,在别人眼中看来就是一个loser ,回头看在IBM就是我人生最辉煌的时候了,我也无怨无悔。 创业就要先得有失败的准备,你是不是真的想好了?”

对于存在于这世间各角落的黑暗,他也深有体会,他总是跟我说,这世界上有些人是非常坏的,创业,你就不可避免的要和他们打交道,“我深知黑暗,但我心向光明”,说这句话 的时候,他脸上纹路一皱,露出招牌的笑容,这笑容并不轻松,但绝不失纯真。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易容,一个历经波折的大男孩,他早已放下的理想,但从不失梦想。

前端框架组件实例

仿站工具

UI框架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