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情奔爱情故事

发布时间:2021-05-16 01:28:28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1928年的早春2月。

双日吉辰,上海赫德路春平坊里,鞭炮声惊动了半条街巷,是一户人家的乔迁之喜。

汽车喇叭声响,这家的女眷到了。从车上先下来的是个妙龄女郎,她的出现立时吸引了看热闹人的眼球。众人情不自禁地啧啧夸赞:“真标致!好漂亮!”

女郎朝正在整理箱笼物件的男仆一招手:“根荣,快来扶老太太下车上楼。”

“是,小姐。”根荣答应着快步走向轿车。

棒打鸳鸯 上吊自尽

妙龄女郎芳名黄慧如,一家三代四口人。父亲曾任北洋政府电话局局长,三年前病故,留下了富足的家私。祖母年事已高,安享清福,母亲朱氏生性懦弱不管事,这个家是由在交易所任董事的哥哥黄澄沧独揽家政大权的。

男仆陆根荣,苏州吴塔乡人,21岁,身材不高,相貌堂堂正正,平日里办事勤快,待人礼貌,深得主人家的信赖。

在启明女子中学读3年级的黄慧如面容姣美,身材窈窕,加上打扮新潮,不论在学堂还是在路上,赢得了特别高的回头率。曾有好几家请出媒人上门提亲,但黄澄沧不知出于什么心态,都以门不当户不对而回绝了。

一天上午,黄澄沧正要出门上班,邮差送信来了。这是一封“黄慧如小姐亲启”的信。黄澄沧一愣,料定这种信里肯定写的是男女私情的信,他瞒着妹妹拆开一看,果然是一个姓叶的青年向妹妹示好的。他骂了声“都是不要脸的东西”,便将信撕作了片片蝴蝶。

从那以后,他担心属于新派女子的妹妹在外头轧男朋友,万一闹出笑话来有辱门庭,就硬是撺掇母亲朱氏强令慧如退学,并严厉规定:不准单独离家外出。

自后,黄慧如整天呆在家里,百无聊赖,心中对兄长黄澄沧的怨与恨与日俱增。

这年初夏,又有人给慧如做媒来了,提亲的对象是上海滩上贝姓富商的儿子。这天,恰好黄澄沧南下谈生意去了,就由朱氏接待。

朱氏早闻贝家名气,听媒人说贝公子相貌好、有学问,而且正在赚大钱,很是满意,上楼征求女儿意见。慧如听了介绍,又看了照片,暗暗高兴,羞答答地点了点头,还接口说:“女儿但听妈的。”

媒人趁热打铁,往来奔走,双方很快选定了送盘定亲的好日子。慧如满心欢喜,规划着嫁衣嫁妆婚仪,憧憬着人生第一喜事——洞房花烛夜。

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件事突然发生了变故,又是黄澄沧从中作梗。他回家听说了与贝家的亲事后,极力反对,理由是贝家门第比黄家高得多,婚后礼尚往来多得很,哪里应酬得起?

不几日,媒人匆匆地又来到了黄家,送还庚帖,说是贝家退亲了。朱氏又惊又急,追问原因。

“是你家少爷不对适,你真的不晓得?”媒人心中有气,道出了个中原委。

原来黄澄沧明知交易所里有贝家的亲友,故意放出难听的话,说贝家公子是个憨大,胸无点墨,仗着有几个钱,硬要娶他的妹妹,这事早晚不成。

贝家是有身份讲体面的大户,岂甘被黄家小看,索性先发制人,疾速退亲了。

朱氏送走媒人,越想越气,掩上房门,伤心落泪。

“吱呀”一声门响,慧如雀跃而入:“妈,上次做的衣服真合身,吃喜酒的衣裳仍叫那个湖州裁缝做好吗。”

不闻母亲回话声,但闻母亲抽泣声。慧如惊问:“什么事让姆妈难过?”

“……刚才媒人来过了,你和贝家的亲事不成了。”朱氏忖度瞒得了今天瞒不了明天,更恨儿子作孽,狠狠心把内情告诉了女儿。

果然,这个消息不啻五雷击顶,黄慧如脸色倏地变得惨白,眼前一黑,仰倒在椅子里,昏了过去。

“慧如,慧如!”朱氏慌了手脚,“快来人呀!”

老太太摆四方城去了,黄澄沧在交易所上班。正在下面扫地的陆根荣闻声上楼,见状大惊,连喊呼叫:“小姐醒来!”

千呼万喊声中,慧如终于醒了,她的眼泪直滚,骂道:“哥呀,你这是为什么呀?外边总以为我品行不端,贝家才不要我的,我今后还有什么脸见人啊?”她说着说着向门框上撞去。

根荣眼疾手快一把拉牢。朱氏紧紧抱住,母女两个哭得如泪人儿一般。

当天,慧如滴水不喝,口口声声要死。老太太与朱氏不离左右,百般劝解,慧如只是摇头。

做哥哥的黄澄沧不敢见慧如的面,在朱氏再三催逼下,硬着头皮送去了慧如爱吃的糖年糕和茶叶蛋:“妹妹呀,哥是为你着想,不要勿识好人呀……”

话音未落,慧如抓起茶叶蛋辟面摔去,吓得他夺门而逃。

恶兄作弄 小姐当真

傍晚时分,朱氏嘱陆根荣给慧如送饭上楼。根荣推门不开,透过门缝一瞧,失声惊叫:“不好了,小姐上吊了!”

祖孙三个跌跌撞撞赶到,黄澄沧手脚并用又推又踢,门却丝纹不动。

“大少爷,让我来。”根荣退后两步,运足力气,侧身猛力撞去,连门带人跌进房里。他顾不得疼痛,一跃而起,抱着慧如双脚托高,黄澄沧忙剪断绳索。

所幸慧如上吊时间不长,放到床上不一会儿就醒了,她怒目而视黄澄沧说:“你拆散了我的婚姻,坏了我的名誉,还救我干什么?我不想活了,不是今天死,就是明天死。”

一家子提心吊胆,黄澄沧连交易所也没心思去了,整天愁眉苦脸。

“根荣,你去帮我劝劝小姐吧。”黄澄沧心血来潮,他想到了陆根荣。

“我?”陆根荣一怔,“大少爷都劝不转,小姐哪会听我这个下等人的?”

“小姐把我当对头,半句也听不进,你劝她兴许听。”黄澄沧见根荣脚下不动,来了肝火,“不听话就卷铺盖滚蛋!”

根荣着了慌:“那就去试一试,不过劝不动的话大少爷不要怪我。”

“这就对了嘛,见了小姐,脸要笑一点,话要甜一点。”黄澄沧“嘿嘿”一笑,“你若是劝醒了小姐,就重重赏你,把她嫁给你,怎么样?”

“大少爷开我的玩笑,劝成了给个红包就心满意足了。”根荣的话说得实在。

“本少爷说一不二,决无戏言,就看你有没有福气。”黄澄沧心里笑他:“阿乡憨大!”

陆根荣上楼入室,轻轻一声咳嗽:“小姐呀,您已好几天没吃东西了,金枝玉叶,怎么饿得起?真叫人着急又伤心。”

慧如先见根荣低着头站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又感于他救过自己,终于开口道:“我是百念俱灰,一准要死的了,还吃饭干什么?好端端一门亲事被活活拆散……”说到这里,眼泪又下来了。

“这件事既然已过去了,就忘了它吧。”本是苏州人的陆根荣说起话来软绵绵、糯笃笃,娓娓动人,“好人必有好报,吉人自有天助。像小姐这样又漂亮又识字又贤慧的姑娘,打了灯笼也寻不到,何愁配不上如意郎君?大可不必轻言一个‘死’字。”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想不到这个平日里做事多说话少的佣人,如此地关爱人,话又说得那么委婉,态度又那么的诚挚,黄慧如感动之余,以惊异的眼光打量着他。

根荣泡了几块饼干,放到床头柜上,“常言道,人是铁,饭是钢,小姐您吃几口吧,吃了喝了,才能恢复玉精神、花模样呢。”

慧如既未拒绝,但也不吃。根荣急了:“小姐不听劝的话,大少爷要处罚我的。”

“他要把你怎么样?”一听说“大少爷”,慧如的气又来了。

“大少爷差我劝小姐,我怕讲得不中听您生气不敢来,他就要停我的工,还说劝好了就重重赏我……”他晓得下面的话是说不得的,煞住了话柄。

慧如不知黄澄沧搞的什么鬼名堂,想从根荣嘴里骗出来,说:“他要怎样赏你?你照实讲了我就吃饭。”

“真的?”根荣喜出望外,壮着胆子道:“少爷说若是劝醒了小姐,就把小姐嫁给我。”

慧如的脸一下子红了:“真不是人!”

根荣只当骂自己,吓得跪了下来,战战兢兢地说:“小姐息怒,我晓得大少爷在讲笑话,我是不忍心小姐饿死才来的,我是个下等人,哪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快起来,我不是怪你。”慧如问道,“根荣,读过书吗?家里还有什么人?”

根荣回话:“只念完了小学,家里有父母双亲,弟弟,还有……我自己。”

只在一瞬间,黄慧如作出了大胆决定,含情脉脉地望着根荣:“我听大少爷的话,嫁给你。”

“不,不。”根荣满脸通红,摇手不迭,“这个玩笑可开不得,小姐是千金上等人,我是下等人,哪有匹配的道理?”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就这样定了。”慧如的口气十分坚决。其实,她是五分感激根荣,报答他的关心与救命之恩,五分是要黄澄沧难堪。

根荣惊喜交加,这样的艳福,做梦也没有想到,如今已送到面前,又何必错过呢?

“去告诉大少爷,我吃饭了不想死了。”慧如压低了声音,“这事只能我知你知,懂吗?”

自后,小姐与仆人暗中恋爱,当着家人的面,主仆分明,趁没人时,亲热一番,但这样的机会实在不多,往往是可望而不可及。

珠胎暗结 情奔苏州

那日,老太太与朱氏去亲戚家吃寿面,因是远亲,小辈可以不去,黄澄沧去交易所上班,家里只剩下了慧如与根荣。

天赐良机,主仆俩亲热起来。“小姐,有件事没告诉你呢,我在家里是有娘子的。”根荣一副认真模样。

陆根荣如此的一本正经,慧如以为是开玩笑:就说:“你即使真有娘子,我仍然和你好。”说着,再次搂住根荣。主仆俩卿卿我我一阵后,偷尝了禁果。

只几度春风,慧如春潮不来,珠胎暗结。她知道世俗偏见,人言可畏,主仆相爱为家庭不容,未婚先孕更会招致社会非议,她一心想请医生打胎,又恐怕泄露天机,只好偷偷去买了药堕胎。不料再怎么吃药,胎儿还是不落掉。无奈之下,她只得告诉了根荣,商量应对办法。

根荣一听紧张起来,不知如何是好?慧如生气地说:“你怎么不讲我们结婚呢?”

“不是不愿结婚。”根荣眼皮下垂,“上次我讲过乡下已有娘子,小姐又不相信。”

慧如呆若木鸡,半晌无话。

“都是我不好,害了小姐。”根荣难过得要哭了。

“这样吧。”慧如咬咬牙说:“时下有钱有势的人都有三妻四妾,平民百姓多娶一房为什么不可以?我俩结婚。”

根荣点点头说:“也好,乡下的娘子本是父母包办的捆绑夫妻,所以来上海后我从未回过家,我把她离了,和小姐吃喜酒……”

“根荣,根荣!”黄澄沧突然回来了,在楼下穷喊。他见根荣慌慌张张一路小跑着下楼,问道:“你在楼上干什么?”黄澄沧鹰隼般的眼光紧盯着他。

根荣不敢正视他:“在小姐房里揩玻璃。”

黄澄沧厉声呵斥:“小姐房里的事特别高兴做,满地垃圾为什么不扫?现在,你跟我去交易所里当差去。”

“……我准备一下,过两天就过去。”根荣虽然极不情愿,却又不敢不听。

黄澄沧冷笑一声:“舍不得离开吗?告诉你,要么现在就走,要么立刻卷铺盖滚蛋。”黄澄沧所以这样急要根荣走,是因为他在蛛丝马迹中觉察了根荣与妹子的暧昧关系。今日,他从根荣慌慌张张的神情中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于是,他当机立断,用意在切断两段情丝。

当天,根荣去收拾行李时,告诉慧如这事,慧如问他有什么打算,他说准备去别的地方打工。

慧如眼泪汪汪地说:“肚皮一天天大起来了,快瞒不住了,带我一起离开上海吧。”

根荣为难地说:“眼下苏州乡下是去不得的,先去别处吧,小姐好吃好穿惯了,没钱寸步难行啊。”

“钱由我想法,先找个地方生了孩子再说。”慧如与根荣商量事不宜迟,就在明天动身。

当天晚上,慧如趁着母亲去邻家搓麻将的机会,拿了一只首饰盒连同自己的一点私房钱和衣服装进皮箱,藏在楼下小间的杂物堆里。

江苏胃溃疡医院

成都心绞痛医院

浙江风湿医院

成都白癜风治好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