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福建14年前杀人分尸案改判无罪当年案件始末回顾_[瓦罗兰#]

发布时间:2021-06-03 20:01:51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14年前福建宁德一起杀人分尸案被告人缪新华改判无罪,当庭释放。其余四名被告人父亲缪德树、叔叔缪进加、二弟缪新容、三弟缪新光分别被认定协助分尸或藏尸,犯包庇罪,判刑3至8年不等。今日,五名被告人全部被改判无罪。

·宁德杀人分尸案改判·

时隔14年,曾经在福建宁德轰动一时的“福建杀人碎尸案”终于有个新的结果,就在今天早上,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布将缪新华改判无罪。等待了14年的缪新华终于重获清白,那么这起“福建杀人碎尸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跟小编一起来看一看。

据悉,缪新华卷入的案件发生在2003年4月6日。彼时福建省宁德市双城镇一名杨姓女子遭杀害、分尸,其前男友缪新华进入警方侦查视野。2004年10月,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缪新华死刑,其二弟、三弟、父亲和叔叔各被判处有期徒刑二至四年。

次年3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2005年8月,宁德中院再次判处缪新华死刑,4名家人刑期被增加到3至8年不等。

2006年,福建省高院二审改判缪新华死缓,其家人刑期不变。入狱服刑的缪新华及家人此后开始不断申诉。

检察机关的指控呈现了整个“案发过程”:

原一审、二审判决书认定申诉人缪新华和其他四名原审被告人有以下犯罪事实:

缪新华与被害人杨某辉曾经谈恋爱,后二人分别成家。2003年4月6日中午,缪新华来到被害人杨某辉母亲租住地(柘荣县双城镇屿北路三巷22号),见杨某辉正准备与其表哥刘某荣去下村联系女孩子外出打工,便约杨某辉晚上来其家(柘荣县双城镇东门路41号)。

当晚,缪新华与朋友温树全在柘荣县城关富豪舞厅跳舞至9时许回家,与缪新容在二楼卧室看电视。10时许,被害人杨某辉携带电话本、钥匙等物品来到缪新华家叫门。缪新华叫缪新容下楼开门,缪新容下楼开门后带杨某辉到二楼缪新华的卧室。缪新华与被害人杨某辉坐在床上边看电视边聊天,因缪新华不满杨某辉介绍女孩子外出打工的生意没有让其参与,两人发生争执,缪新华即用右手掐住杨某辉的脖子,将杨某辉顶在床头墙壁5、6分钟,致杨某辉机械性窒息死亡。

缪德树、缪新容在隔壁房间听到响声到缪新华房间查看,见被害人杨某辉倒在地上,缪新华、缪德树、缪新容三人商定分尸抛尸,并共同将被害人抬至一楼浴室。缪新华指使缪新容去厨房取来菜刀、砧板等作案工具。在浴室地板上,缪新华先切下被害人的头部,脱下被人的毛领外衣,正面割开黑色内衣,沿肩关节处切下被害人的双臂。然后由缪德树持刀横切被害人的腹部,用浴巾擦拭血迹,包裹尸块,接着脱掉被害人的白色旅游鞋,拖下其黑色裤子及内裤,沿着股关节处切下被害人双腿,又竖切其下腹部。

上一页12下一页14年前福建宁德一起杀人分尸案被告人缪新华改判无罪,当庭释放。其余四名被告人父亲缪德树、叔叔缪进加、二弟缪新容、三弟缪新光分别被认定协助分尸或藏尸,犯包庇罪,判刑3至8年不等。今日,五名被告人全部被改判无罪。

·宁德杀人分尸案始末·

缪新光蹲在自家浴室内,法院认定缪家3人在这个面积不到1.2平方米的浴室地板上分尸

分尸过程中缪新容按住尸体以便切割,并将经水洗过的尸块分别装入塑料袋内。期间缪新光在一楼卧室听到声响,起床目睹了分尸的全过程。随后,缪德树指使缪新光叫缪进加将农用车开来。缪进加到场后,缪德树告知其事实真相。

尔后,由缪进加驾驶农用拖拉机与缪新华、缪德树、缪新容、缪新光一起将装有尸块及被害人衣裤、鞋子等物的包装袋运至柘荣县城郊乡福基岗村石楼坪山上一废弃的旧房子内予以抛弃。

根据上述事实,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4年10月18日作出(2004)宁刑初字第2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缪新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包庇罪分别判处缪德树、缪新容、缪新光、缪进加有期徒刑4年、3年、2年、2年。五名被告人提起上诉,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5年3月30日作出(2004)闽刑终字第726号刑事裁定书,以“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后,于2005年8月15日书作出(2005)宁刑初字第2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缪新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包庇罪分别判处缪德树、缪新容、缪新光、缪进加有期徒刑8年、6年、3年、3年。五名被告人再次提起上诉,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6年4月21日作出(2005)闽刑终字第64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改判缪新华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驳回其他四人之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找出疑点

缪新华的申诉律师、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律师毛立新告诉记者,他2016年元月开始介入该案,“当时材料不多,但我觉得这个案件有点问题,让他们把更多的材料发过来”。毛立新找到了不少疑点。例如,该案被认定的作案工具菜刀、砧板均未被警方发现人的血液成分,缪新华等人供述的现场也未检出杨某的血迹。

此外,所谓抛尸现场、抛尸用的塑料袋均没提取到缪新华等人的脚印、指纹等痕迹,被害人物品的去向亦没有查清。“口供的合法性、真实性也是很大问题。”毛立新说,缪新华等5人的供述前后不一致,当事人还称遭遇了刑讯逼供,“综合分析,全案没有能够直接指向当事人的物证。”

法院宣判结果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在宁德中院第二次一审之前,警方突然在一年前提取的“下水道杂物”中找到了9根头发,并通过线粒体DNA鉴定发现其中3根是死者毛发的可能性为99.999%。但一位知名法医认为,线粒体DNA鉴定只能作排除认定,不能作同一认定,不能得出前述结论。同时,匿名办案法官在受访时称,被害人是缪新华的前女友,之前多次去过他家,“如果真在浴室下水道找到毛发,其实也是可以解释的”。

从2006年开始,缪新华的两位弟弟、叔叔、父亲陆续刑满释放。缪新华继续在狱中坚持申诉。2016年,福建省高院对缪新华申诉一案立案复查。2017年7月,缪新华在狱中收到了再审决定书。

虽然正义迟到了,但是幸好没有缺席。等了14年,最后等来了好消息,自己清白了。虽然这起案件的真凶并没有找到,但相信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凶手一定会在以后露出真面目,真相也会浮出水面。

上一页12下一页

流动早餐小吃车厂价多少

玻璃钢楼梯护栏

陕西省汉中市真空泵机组维修保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