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磨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挂账村里的外乡人

发布时间:2021-10-14 19:15:44 阅读: 来源:研磨机厂家

挂账村里的外乡人

挂账村里的外乡人 更新时间:2010-9-11 6:49:03   “拆完快一个月了。”

一个来自江西,一个来自安徽,两个女孩子坐在同一个屋檐下聊天,此前她们也都同住在北京朝阳区西店村西水南庄,但彼此不认识,这回因为拆迁而搬家成为了好邻居。

她们所待的地方被称作“挂账村”,并不是欠了谁的钱的意思,而是今年北京将加快城市化进程,按照“先难后易”的城乡结合部整治改造原则,启动了包括西店村在内的50个村庄改造工程,这50个村庄因为被列入市级挂账整治督办重点,因此就成了“挂账村”。

“现在没有房子出租,问问西店村小队那边。”距离西店村不到500米的高碑店半壁店街道委员会一位负责人告诉打探房源的记者,但记者接着走访的结果是西店村小队里一间平房也难租到,不仅如此,在西店村方圆几公里之内,同样令人失望。

在西店村随处可见的瓦砾堆上,几个皮肤黝黑的汉子,正在烈日下忙碌地搜寻着。不远处,老式破衣柜、桌子、床,一件件被堆放在唐乾坤的平板三轮车上。唐乾坤是个40多岁的河南汉子,此前就住在村里,最近他每天收的废品从几百斤上“涨”到了一两吨,虽然收入翻了几番,但他一点不高兴。因为找不到安身之处了。

在记者走访的几个交通较为便利的拆迁村中,数十座房屋已拆成砖垛,一些破烂的垃圾竹筐冒了尖,散发着难闻的臭气。而在这些拆过后的村子里,敏锐的房产中介却不失时机地进村请客,在有裂缝的破墙处,新张贴的租房广告,一目了然。

“很快就收完了,到时候俺们也得走咧。”来京5年,唐乾坤已习惯在北京的生活了。“在农村找不到赚钱的门路,为了延续孩子上大学,一直在北京四处收废品。”唐乾坤说,他的几个老家邻居也在北京其他地方收废品。

西店村本地村民刘振山告诉记者,村里不少河南、河北人从事建筑行业,湖南、湖北人乐意做小买卖,重庆、四川人更“偏爱”上班。对村里的外来人口,刘振山毫不讳言地说“一开始极不习惯”。他一度认为,外地人不注意环境卫生,垃圾扔得满地,当初他们和本村人很少言语,见了也不打招呼。

不过,现在刘振山转变了看法,还夸奖外地人勤劳、吃得苦,这倒不是因为他还娶了外地的媳妇。这些外地人会在村子拐角处卖菜、卖水果,自得其乐;那些外地人会主动上门收废品、垃圾;也有一些外地人在北京安家落户,生儿育女,过上城里的生活,只不过女性居多。“村里好几个媳妇儿,都是外地的打工妹。”刘振山说,他家的媳妇来自四川阆中,虽然嫁到北京,但一口浓浓的川音依旧。

而最近,让湖南籍菜贩何筱筱郁闷的是,如今该村被开发改造,要建成别墅区,拆迁后许多外地人已搬走,“生意也不好了”。旁边利安复印打字店老板侯小函忧虑地说,一个月前从西店村搬到水南庄村邻村,尽管距离只差几百米,但这里的房租却要贵好几百。“这附近的装潢店、餐饮等小店也是刚来不久的。”侯小函满脸的无奈。

与刘振山一起溜达的村民刘季军指着前方一个大土坑说,那里原来长着一棵参天古树,夏夜村民喜欢聚在树下纳凉,会说书的就侃封神、水浒,会唱歌的也拘束地亮上几嗓子,夜深了就在凉席上露宿,悠闲自得。

由于居住的村庄拆迁,仅西店村失去栖身之地的打工人群不在少数,他们被迫面临选择另寻住处,或是返乡。而西店村,仅是北京城乡一体化村庄改造的冰山一角。

就像上面介绍的“挂账村”北京就有50个。而此次朝阳区拆迁的9个村涉及多少流动人口并不清楚。记者查阅的数据仅显示,朝阳区43个街乡流动人口登记数量198万,出租房屋登记数量为30万户。尽管外来人口因流动性很大不便统计,但北京市流动人口管理办公室给出的数据是,北京有88.5%的流动人口居住在城乡接合部,而这正是此次“挂账村”的重地。

2009年北京外来人口数量509.2万人,约占常住人口的30%。据北京流动人口管理办公室透露,50个重点“挂账村”涉及农民14万人、居民4.2万人。“今年底前全部完成拆迁,需要投资2300亿元。”记者还从北京市规划委了解到,50个“挂账村”中有38个“挂账村”位于中心城区的范围内,而剩下的12个则位于新城范围。

村庄城市化改造,对于本地人来说意味着“上楼”,但对于流动人口而言,要么另迁他处要么回归故里,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打工小伙的表情“一片茫然”。事实上,“返乡”,也曾是很多外地人不断唠叨的字眼儿。

云南籍的马二朵告诉记者,她所接触的打工者中,多数民工希望延续原有的打工生活,不愿因拆迁而回老家。“打工者为了保持原有的生活状态,只好到更加偏远的地方定居,如通州、大兴、密云,甚至燕郊等。”马小朵无奈地说,她准备搬到密云县去。

北京市有关部门也向记者证实,北京对于拆迁中涉及的流动人口问题暂时没有出台专门的政策,而是主要以服务为主。记者走访的情况是,对于这些流动人口的搬迁,拆迁村的做法是,悬挂横幅提前告知,以便他们寻找新住所。

据了解,在城市化进程加速的今天,对于城中村庄的拆迁,政府主要解决的是被拆迁户的安置问题,而对于拆迁造成的外来流动人口问题,还处于政策的盲区。“目前,北京尚无好的解决办法,在全国也没有。”北大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曾表示。

郑州治甲亢医院排名

北京治疗三叉神经哪家好

宁波割包皮手术多少钱

妇科医院那好